6月13日上午9时许,深圳市福田区一名五岁男童被住宅楼上掉下的玻璃窗砸中,倒在了妈妈的身边,倒在了去幼儿园的路上……

谁该为孩子的伤害负责?连日来,媒体对“谁该为孩子的伤害负责”给出了各种各样的答案,有人说是业主,有人说是租户,也有人说是物业公司或开发商,还有人说是安装窗户的施工单位,等等。今天,笔者从法律专业的角度对该问题进行剖析,供各位网友参考。

事发高楼

    窗户从楼上脱落砸中男孩,这是一起典型的建筑物致人损害案件。对此类侵权责任,我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侵权责任法》八十五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民法通则》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对其无过错承担举证责任。

从上述法律规定可知,建筑物致人损害的第一责任人是“建筑物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其次才是“其他责任人”。

在本案中,谁是涉事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谁就是建筑物致人损害的第一侵权责任人,如果其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其就应当为男孩的伤害负责。

本案中,致人损害的物件是窗户,查清该窗户来自建筑物的哪一个部位(是建筑物的专有部位还是建筑物的共有部位),是认定侵权责任主体的关键。鉴于警方已界入调查,相信掉落的窗户来自建筑物哪个部位的问题,很快就能给出答案,毕竟整个窗户脱落的痕迹是非常清楚的。

在警方给出调查结论之前,笔者作出如下假设:第一种情况,掉落的窗户属于某一业主专有;第二种情况,掉落的窗户属于业主共有(属建筑物公共部位);第三种情况,警方未能给出掉落的窗户来自何方的结论。

对于第一种情况,既然掉落的窗户属于某一业主专有,则该业主以及该房屋的使用人和管理人即为第一责任人。对于业主和房屋使用人的认定比较容易,通过查询房地产登记信息和房屋租赁信息以及警方的调查询问即可确认。关于房屋的管理人,要根据房屋在发生事故时的实际使用状态来确认,可能是业主本人,也可能是租户或其他使用人,更有可能是业主委托的实际管理人。

出现第一种情况,受害人可以同时向业主、房屋的使用人(租户或其他实际使用人)和管理人主张权利,要求他们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他们对自己没有过错负有举证责任,如果他们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就推定他们有过错,他们将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有网友可能质疑,在第一情况下,难道物业公司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吗?笔者认为,在第一种情况下,受害人不能以建筑物致人损害为由向物业公司主张侵权责任,因为物业公司仅是建筑物共有部分的管理人而非建筑物专有部分的管理人。受害人可以以物业服务合同违约为由向物业公司主张权利,物业公司是否承担违约责任,取决于其是否全面履行了物业服务合同义务,尤其是是否履行了建筑物安全隐患排查及相关的提示、警示义务。

对于第二种情况,既然掉落的窗户属于建筑物公共部位,属于业主共有,则掉落窗户的共有人及管理人即为第一责任人。关于管理人很容易认定,涉案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是建筑物公共部位及公共设施的管理人,对此,不仅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也有明确的合同约定。

 

关于共有业主范围的认定存在一定的困难,难题在于掉落的窗户属部分业主共有,还是全体业主共有?而且,更大的难题在于,共有业主的人数众多,可能涉及成百上千,如何逐一向他们主张权利。笔者认为,对于受害人而言,在无法确定是部分共有还是全体共有的情况下,可以首先推定为全体共有,然后让每位业主对其不是共有人进行举证。在涉案小区已成立业主委员会的情况下,受害人可以将业主委员会列为被告,让业主委员会代表全体业主承担法律义务。

也就是说,如果出现第二种情况,受害人可以同时向涉案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和小区全体业主(或业主委员会)主张权利,由他们承担建筑物致人损害的连带赔偿责任。

依据现有的信息判断,笔者认为出现第三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如果真的出现警方无法给出窗户从何处掉落的结论,则说明我们无法判决窗户属于自然脱落,亦或是人为抛落或致落,就意味着我们无法找到真正的责任人。对此种情况,《侵害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也就是说,如果第三种情况出现,受害人可以向所有可能存在加害行为的建筑物使用人主张补偿,除非建筑物使用人能够证明自己不能可能是侵权人,否则即应当承担补偿责任。

本案需要探讨的另一个问题是,案涉小区的开发商以及安装窗户的施工单位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如前所述,建筑物致人损害的第一责任人是“建筑物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其次是“其他责任人”。也就说,开发商和安装窗户的施工单位虽然并非建筑物致人损害的第一责任人,但其有可能成为“其他责任人”进而承担赔偿责任。

与第一责任人自证清白的举证责任不同,“其他责任人”无需自证清白,依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当受害人或第一责任人主张开发商和安装窗户的施工单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时,受害人或第一责任人负有举证责任。

就本案而言,开发商将房屋交付给业主或物业公司时,业主或物业公司有现场查验义务,如果现场交付查验未提出异议,那么在房屋使用多年后再向开发商和安装窗户的施工单位主张权利,则其举证将是极其困难的。如果权利人不能举证,则开发商和安装窗户的施工单位将不承担赔偿责任。

通过以上剖析我们不难得出如下结论:

第一,当警方认定掉落的窗户属于某一业主专有,该业主、房屋的使用人及管理人要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否则应当对受害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第二,当警方认定掉落的窗户属于建筑物共有部位时,案涉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及全体业主应当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否则应当对受害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第三,当警方无法给出窗户从何处掉落的结论时,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承担补偿责任。

第四,无论何种情况,当事人主张开发商和安装窗户的施工单位承担赔偿责任时,当事人负有举证义务,否则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风雨磨坊

 

Leave a Reply